主页 > 运动休旅 >南榕未竟之愿:台湾新国家(黄华) >
南榕未竟之愿:台湾新国家(黄华)
南榕未竟之愿:台湾新国家(黄华)

回想起当年与郑南榕结识的第一天,他与刚出狱的我一见如故,第一次见面便畅谈台湾该如何独立建国,至今我仍记忆犹新。

「时代杂誌社,您好。」
「小姐,请问郑南榕先生在吗?我姓黄,叫黄华。」
「您说您是?」
「我是黄华,刚从政治监狱出来的人。」

「喔,请等一下。」电话停一下子,接着一位男士的声音说:「我就是郑南榕,你说你是黄华先生吗?」
「是啊!」
「你现在在哪里?」
「在安和路。」
「还没吃午饭吧?」
「还没有。」
「我们一起吃午饭,就在兄弟大饭店二楼台菜馆,好吗?」
「兄弟大饭店?」
「对啦,你关了那幺久,许多地方一定不知道,兄弟大饭店在南京东路和复兴北路交叉口,你搭计程车,计程车都知道,我就在那裏等你。」

我放下公共电话,随即到路边叫计程车。
这几天,我都是这样到处去拜访人。

这次出狱第一天就被记者包围,因为担心被记者再问下去会出糗,我从第二天开始就不住在基隆二哥家里,让记者找不到人。我到士林妹妹家住几天,又到安和路陈永兴家住几天,主动每天到处去拜访老朋友与新朋友,向他们请教这十一年来的重大事件及变化。

老朋友林永生、许曹德和林树枝都叮咛我要注意什幺人什幺事,又鼓励我一定要继续大力鼓吹「台湾要独立」的理论;陈永兴连续几天对我详细诉说数年来党外重要活动及民进党的事情;邱义仁、康宁祥都非常深入地告诉我许多重要事情,也都希望我到民进党中央党部去工作;新朋友江鹏坚党主席请我吃牛排,并邀请我到中央党部负责组织。

郑南榕是我今天才要去结识的新朋友,狱中时期,在土城仁教所看了许多《自由时代》,我早就决定要结交这位出身外省第二代的台独怪杰!

在大饭店前下车时,郑南榕已经在门口等候了。

「你就是黄华先生?」
「对!叫我阿华就好。」
「好,你也叫我Nylon就好。」

郑南榕一边说话,一边领着我到楼上去。坐定后,菜也开始上来,原来南榕已经点好菜了,有鱼有虾、有肉有青菜,又有红酒、啤酒。

「哇!你叫这幺多?」
「给你洗尘,你关那幺久,应该补一补!」
「多谢多谢!这幺多,吃不完了!」
「不要紧,我们慢慢吃。来,先乾一杯啤酒!」
「好,我就不客气了,呼搭啦!」

两人乾杯后,南榕马上又提起酒瓶,一边倒酒一边说:
「我告诉你,其实,我们杂誌刚刚截稿,我昨晚彻夜赶稿,都没有睡觉。」
「哇!那你现在应该去睡觉才对呀!」
「不要紧,听到你要来,我就不想睡了!」南榕说话眼神炯炯发光,毫无疲倦的样子。

他的身高身材,除了稍微胖一点点,其实和我差不多。两人以前虽未见过面,却一见如故似的,对话毫无顾忌,也不特别修饰,直来直往,想什幺就说什幺。

「我认为要达成『台湾独立』,至少必须先克服两件事!」南榕的口气非常肯定。
「哪两件?」
「台湾人必须先不做中国人!一定要促使台湾人知道:台湾人不能也不应该是中国人!」
「不错!这要靠教育文化和宣传,从『大中国』转到『台湾主体』意识,这一部分,你的杂誌和丛书已经做了不少,但还不够,还要戏剧电影及教科书,最好能掌握教育部,彻底改变课本教材,才能真正成功。」

我讲到这里,端起酒杯喝一口,又问:「第二呢?」

「必须打破国民党统治神话!所谓『反共复国,三民主义统一中国』根本是戒严统治的藉口!蒋介石不是神、不是伟人!根本是流氓军阀!蒋经国更只是经过国际共产训练的残忍特务头,白色恐怖时代多少人被关被杀,都是他的杰作!国民党不但不是什幺伟大的革命政党,而且根本就是祸国殃民的军阀集团!」南榕咬牙切齿地继续说:「最重要的是要让台湾人知道:国民党政权根本是败逃到台湾的流亡政府!台湾人民应该唾弃它!」

「这一点,你的杂誌也做了很多!许多人的演讲都在做这一类的努力。」我讲到这里,南榕抢着说:

「不够!我们还要办各种活动来打破它!」南榕突然停下来,沉思似的,凝凝神再说下去。「我想,我们必须发动一次大型活动,游行到总统府大门口!摧毁那个代表高压统治者的至尊权威!」

「有可能吗?」

「有,绝对有可能,『二二八和平日运动』、『五一九反戒严运动』在戒严时期都可以做出来了,现在已经要解除戒严了,更没有问题。你不信,就等着看看,接着,『国会全面改选』、『总统民选』、『新宪法』运动等等也将一一出笼了⋯⋯」

南榕很自信地滔滔不绝,我也是回应得不亦乐乎,两人真是相见恨晚,一拍即合。从十二点半开始吃饭,就边吃边谈;吃完饭,移到咖啡座喝咖啡,又继续谈。直到下午四点半,有一通电话来催南榕回家,才不得不分手。

「今天我们第一次见面真高兴!但不够!我们还有许多重要话要谈!最近几天,我们一定要再见面,好好谈个够!」

自此后,约莫一年多,郑南榕和我每週至少一次一起吃饭喝酒,一起研究发起这个「台湾新国家运动」。

我们两个是一九八七年六月六日结识的,我们开始研究这个运动,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。这个运动就是环岛宣传「民主国家,人民为主!人民最大!我们人民可以主张我们国家应该有:新国号、新宪法、新体制、新总统、新政府、新国会、新文化、新环境!」

接着,如同第一次见面时我们发下的豪语,从一九八八年十一月十六日至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,前后四十天,三十余人,环岛行军一周,到各地还有当地人出来配合,百人、千人,甚至万人参加游行。

我们从台北、汐止、基隆、宜兰、花莲、台东、屏东、高雄⋯⋯再从南往北,一个县市停留一到三天,最后三天都在台北。沿途各地有游行、散发传单、广播宣传、演讲,第一场听演讲不到两百人,最后三天,每场都是万人,甚至数万以上。

到今年,这个运动已经三十週年了,虽然台湾已经相当自由民主,已经有民选新总统、新政府、新国会、新环境;但是,还没有新国号、新宪法、新体制、新文化!最重要的是:「新国家」还没有出现!也因此,「台湾新国家运动」不应该结束!幸而近年仍有许多类似的新国家运动出现,如郭倍宏的「喜乐岛大联盟」运动!总之,只要「台湾新国家」没有真正诞生,台湾新国家运动就不应该停止!台湾大众,人人有责!让我们继续努力奋斗吧!

黄华

基隆人,出生于一九三九年。早年因从事党外运动而坐过四次黑牢,合计长达二十三年。一九八八年与郑南榕共同发起「新国家运动」,为台湾独立运动的先行者。二〇一一年另组「台湾民族党」,推行台湾住民自决公投。民报0208

上一篇: 下一篇: